首页 > 都市言情 > 乡村桃运小神医 > 第1972章 挑战者

第1972章 挑战者

目录

    陈浩毫无压力地战胜敖无双,成为竞技场中第一个获得胜利的人。
 所以现在,只有陈浩能心态平和地观看一座座竞技场,尝试从各个天骄的对决中获得启发。
 很多天骄的对决,看起来很激烈,各种宝术令人眼花缭乱,但在陈浩眼中却很普通,没什么营养。
 陈浩已经超脱了凡俗,站在了天上,以高纬度的视角去看低纬度的战斗,便觉得破绽百出毫无意趣。
 但焱灵姬和妙空禅师不同,焱灵姬虽然失忆,但毕竟是准帝九重天,且疑似从仙古而来,修的是仙古法,用的也是仙古手段。
 陈浩要创人道,开新的修行体系,就要博采众长。
 仙古法,或许就是让陈浩人道走向大成的最后一步!
 虽然焱灵姬早已向陈浩展示过仙古法,但潜力是被逼出来的,仙古法的诸多妙用也一样。
 唯有在真正的激烈战斗中,焱灵姬才能将仙古法演绎到最极致,陈浩也才能有最多的收获。
 毫无疑问,焱灵姬和妙空禅师这一战就是激烈的。
 帝路终关就在眼前,两人都不想输!
 虽然两人已知道,此战落败并不意味着被淘汰,还有前路可走,还有机会可把握。
 但只要取得胜利就能百分百进入帝路终关,获得证道成帝的机会,谁愿意去赌不确定的未来呢?
 焱灵姬和妙空禅师都战到发狂,妙空禅师将释迦古帝的佛法推向极巅,一尊大佛呈现在他的背后,这尊大佛刚出现时,是释迦古帝的样貌,可随着战斗的推进,这尊大佛样貌也发生变化,最后竟变成妙空禅师的样子。
 这代表着妙空禅师大彻大悟,超脱了桎梏,不再受限于释迦古帝的框架中。
 妙空禅师有了巨大进步,陈浩并不意外,妙空禅师非凡俗,早晚会蜕变。
 在和焱灵姬的激战中蜕变,对妙空禅师而言是好事,时机正合适!
 轰!
 焱灵姬眸光也炽盛起来,衣裙如火,大道符文伴随她身!
 她修的是仙古法,而仙古法是什么?是纯粹的炼体法!
 焱灵姬不会使用宝术,只有强横的肉身之力!
 然而,不用宝术不代表不会引动道则。
 肉身之力强到一定程度,肉身就能和天地大道沟通,而不需要借助宝术这道桥梁。
 此刻焱灵姬的肉身就融入天地中,与三千大道相融合了!
 焱灵姬虽然还没找回记忆,但在激烈的战斗中,她找回了战斗本能!
 不需要“本我”主宰身体,她亦能发挥极致战斗力,一拳挥出,让天地无光,让三千大道都震颤!
 陈浩凝视着焱灵姬,有了巨大的收获。
 “人道将成!”
 陈浩欣喜,正欲盘膝而坐,再次开始悟道。
 这次悟道结束,陈浩有自信人道大成,将新的修行法完善!
 进入帝路终关后,陈浩就能修人道,成大帝,开万世之先河,谱千古之神话!
 然而。
 就在这时。
 异变陡生!
 陈浩脚下,竟凭空浮现一座擂台!
 “嗯?”
 陈浩惊讶,这是什么意思?
 他战胜了敖无双,难道还没有进入帝路终关的资格?
 帝路第九十八关的考验还没有结束?
 可是。
 敖无双都败了。
 还有谁能成为他的对手呢?
 就眼下的帝路天骄而言,没有了。
 所以是……
 “古代怪胎吗?”
 陈浩挑眉,来了几分兴趣。
 他现在走的是古往今来最残酷的一条帝路。
 有空降到帝路第九十八关的古代怪胎并不奇怪。
 陈浩没有太多心绪波动,只安静地等待着古代怪胎的降临。
 但出乎陈浩意料的是,当虚空生出涟漪,神秘的气息波动而出时,却不是来自古代的感觉。
 “这是……来自后世的吗?”
 陈浩惊讶,他在凝成无敌身的时候,就战过后世的天骄。
 所以对于古代怪胎和后世天骄的气息,他能分辨得很清楚。
 现在陈浩很确信,虚空涟漪后面就是后世天骄。
 “后世天骄?!”
 敖无双也震惊,古代怪胎空降帝路并不稀奇,哪怕空降帝路第九十八关,甚至空降帝路终关,都是有过先例的。
 但后世天骄空降帝路……
 以前从没出现过!
 哒哒哒。
 脚步声从虚空涟漪后传出。
 一道人影跨过虚空涟漪,出现在了帝路第九十八关。
 这人很高挑,身上的服饰很奇特,是陈浩从未见过的风格。
 他带着一张面具,只有一双眼睛隐约可见。
 “后世者?”陈浩问道。
 “是。”那人点头,“我不能说出我的真名,但你可以叫我渊。”
 陈浩又问道:“渊,你来自多遥远的后世?”
 渊回答道:“帝君应该知道,这也是我不能回答的问题。”
 陈浩笑了笑,他当然知道这涉及禁忌,渊哪怕敢冒着身死道消的风险回答,也会被阻止,在开口的瞬间就会被抹除,或者被送回后世。
 只是陈浩实在好奇,才怀着侥幸心理问了这个问题。
 渊说道:“虽不能回答具体,但可以告诉帝君,我来自一亿年后,至于一亿年后多久……可能是两亿年后,可能是三亿年后,也可能是十亿年后,我可能来自阳间,也可能来自阴间,还可能来自诸天万界中的不知名的小世界,小星辰。”
 陈浩笑了,渊说了这么多,却只有“一亿年后”这个信息有用,其余都是在刻意干扰他的判断。
 但这不能怪渊,渊也是在自保,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,未来之时便是天机,任何人不可干涉,这也是陈浩虽然修成天道金瞳却很少用来观望未来的原因。
 “你是后世者,来自遥远的一亿年后,为什么要来这个时空的帝路,是要争夺帝位?”陈浩又问。
 渊摇了摇头:“未来不可干涉,过去也不可更改,对我而言,这个时空的帝路已经结束,帝位已经确定,我没有抢夺的可能,也没有抢夺的必要。”
 “我这次来,只有一个目的……”
 面具后,渊的那双眼睛灼灼炽烈,宛若有火焰在剧烈燃烧:
 “帝君,我来是为了挑战你!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