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我和排球哪个更重要? > 14、第十四章

14、第十四章

目录

    远川凌曾经在梦里无数次被拉回到那个血腥的车祸中,恐惧甚至在梦醒后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他会在每一个骤然惊醒的深夜,被及川彻轻拍后背,无言地安抚他濒临崩溃的神经。

    但到了真正会在现实中再次受伤的时候,这一天过去得意外平凡。

    远川凌窝在家里看书,两人的通话挂了一整天,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各做各的事情,交流很少,但耳机对面传来的声音会让远川凌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及川彻的休息日在离开了排球之后异常丰富。

    固定的体能训练,顺便跟着家人一起去了游乐园,并强硬拒绝了姐姐想把外甥丢给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拒绝无果。

    远川凌还是第一次见及川彻这么手忙脚乱的样子,对方虽然偶尔会有些孩子气,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很成熟,在远川凌面前显得很可靠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多少有些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忙了一天之后,两人只在临睡前聊了一会儿,及川彻累得电话都没挂断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均匀的呼吸声抚摸着远川凌的耳朵,一直到晚上十二点,他看着时间跳到十二点零一分,才隐约觉得那纠缠不休的噩梦离他远处去了。

    “晚安,阿彻。”远川凌轻声喃喃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挂断通话,却听见及川彻迷迷糊糊应了一句:“晚安,凌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远川凌听到了自己陡然加速的心跳声,在寂静无人的夜里分外明显。

    ……这真是,太犯规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那一天之后两人的关系跨越了熟人的边界,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的生活也逐渐繁忙起来,及川彻为了新一年的排球比赛忙得不可开交,远川凌为了快点完成医学院的学业而参加了多次面试,准备的材料能摞成小山一样高。

    远川凌把时间一半分给了复习医学知识,一半分给了排球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自己不在申请医学院的时候掉链子,他必须把丢下好多年理论知识全部补回来。

    桌上日历的空白处再次被密密麻麻的安排填满了。

    因为需要进公司的e国分部学习,而在这边多滞留了两个多月的迹部景吾也要回国了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御影玲王离开得更早,和迹部景吾相比按部就班完成学业的御影大少爷可以称作乖宝宝了。

    迹部景吾离开之前,再三询问了远川凌是否要回国。

    迹部景吾觉得他可以不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,没有人要求远川凌必须这样疲惫地努力个不停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正常的入学年龄,远川凌完全可以回到日本经历和同龄人一样丰富多彩的高中生活,结束之后再申请国外的医学院,这对远川凌来说不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甚至远川父母也劝阻过他,可惜天才总是有自己的追求的,如果可以的话,远川凌更希望走完自己前世终止的道路,他甚至为此多次尝试治愈自己的心理障碍,效果非常喜人。

    或许这也意味着,笼罩他后半生的阴霾已经彻底散开了。

    远川凌繁忙的几个月中,大概有两件事让他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是自从那日在迹部家的别墅分开后,查理去了德国,两人没再见过面,听说对方迷恋上了飙车,并且车技很好,一次意外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这和前世的发展轨迹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远川凌由此再次确认,自己已经扭转了人生中最大的悲剧。

    随后迹部景吾隐晦地向他透露出,摩尔斯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才将自家的独苗送往德国,短时间回来的可能性不高。

    不过远川凌猜测,查理隐藏得很好的另一面,大概是迹部景吾主动捅出去的,从以前到现在,堂哥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他,远川凌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触球一次!”远川凌轻盈落地,回头向队友高声示意。

    自由人接回这一球,二传手背传给了主攻手,一记直线球重重地扣在边线上。

    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,比赛结束了。

    长高了三厘米、现在168c远川凌被队友们轮番摸头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“远川!最近的拦网越来越精进了!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一触魔咒……还好和远川是队友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调整着呼吸,缓缓歪了歪头,“多谢夸奖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微不可查的沙哑。

    弗斯教练恰好在此刻走了过来,他表情分明是笑着的,但开口说的话却不太好听:“做的不错。凌,比赛中好几次走神了,虽然最近体力勉强跟得上一局慢节奏的比赛,但也要注意集中注意力,在场上分心可是没办法获胜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“获胜”而不是“得分”,几乎完美拿捏住了远川凌过于旺盛的胜负欲。

    远川凌这个人看着很安静,但每次一到赛场上,胜负欲却格外旺盛。

    这种看不清情绪起伏,却明显在思考如何得分的人实在是可怕。

    远川凌应道:“是。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两个队友小声嘀咕:“之前我就发现了,教练是不是对远川有意见啊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据说是为了不让远川太骄傲自满才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队友闻言看了看远川凌面无表情的脸,无语道:“这家伙的字典里有这两个此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虽然远川君看着很冷静,但意外有压迫感呢。作为攻手还真不喜欢和这种拦网的对上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,他学拦网才多久,现在就已经这么强了?”

    “两个月?应变拦网很吃预判的,说实话,我觉得远川的眼睛说不定可以预测未来。”

    队友又看了一眼远川凌浅灰色的眼眸,两人陡然对上了视线。

    嘶……别说,这沉静得像贝加尔湖面的眼睛,在被注视的时候格外让人想躲避逃离。

    弗斯教练脸一黑:“你们两个!当我是聋子吗!?在场上扣球那么烂还好意思闲聊?做完一百次扣球训练再走——你们都一起,凌留下。”

    队友们登时一抖,连忙应声:“是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散开,远川凌慢悠悠地坐下做拉伸运动。

    别人都知道远川凌是个体力废柴,所以不会在训练量上苛责。

    弗斯教练看着他轻巧的动作,道:“凌,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什么要交给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动作一顿,疑惑道:“为什么?我在排球上还远远不够出色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的综合素质绝对是俱乐部里最差的一个,体力给他拖了后腿,身体没有形成肌肉记忆也导致他的技术还没有逐渐成熟起来。

    弗斯教练说:“副攻手啊,接发球、扣球、拦网,我所掌握的所有技术你都已经学到了,即便现在不能很好的发挥出来,但也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学更好的技术,我已经不是标杆了。”弗斯教练语气非常遗憾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远川凌是个顶尖的医学天才,注定不会在排球的道路上走太远,但能教导这样一个天才,弗斯教练觉得很有趣,他的时间与经历都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远川凌说道:“学得再多,没办法用出来也只是存在脑海里的录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。之后还要麻烦您才行。”

    弗斯教练一米九的硬汉,听了这话差点流下面条泪,“你这小子!算我没教错人。”

    几秒之后他又正经起来,道:“但你走神的事情记得改正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动作一顿,说:“抱歉……有些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他情绪down了几个度。

    大约一周前,及川彻接电话的时间越来越押后了,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加训的频率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远川凌有尝试提醒对方,但每次及川彻都满口抱歉的答应,结果完全不该。

    远川凌有些生气,但也理解对方为什么这样做。

    初中被天才牛岛若利压迫了整整三年,又在末尾遇上了同样天资卓绝,而且还和他同一个位置的影山飞雄,及川彻的压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对方在这种情况下,也一直记得远川凌是个心理状况较差的人,所以并未向他倾诉过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从来,没有向他发泄过一次负面情绪。一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通话的意义,就是彼此倾诉生活。

    远川凌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受,他希望得到对方的偏爱,却又不希望及川彻总是这样压抑着自己。

    真是,越想越有些火大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些被及川彻惯坏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远川凌做完拉伸后起身,“教练,我今天早退,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哦……可以。消了汗再走,别生病了。”弗斯教练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从离开俱乐部就给及川彻打电话,一直到日本那边的八点钟,电话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及川彻情绪不高,但还是勉强维持住了笑意,“凌?日安。”

    “阿彻。”彼时远川凌已经坐在桌前翻看自己的计划日历,他郑重道:“别再过度训练了,会在身体上留下不可逆的损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的。”及川彻声音有些低落地说:“但是不训练就不会变强,不仅是牛若,现在连一年级的小鬼头都快要追上来了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终还是没有将深藏在心底的恐惧说出口。

    及川彻知道自己最近的情绪不太对,但是他很难控制自己,他被那种紧迫感逼迫,整个人都绷紧成了一道弦,仿佛随时会断裂。

    远川凌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彻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及川彻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