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我和排球哪个更重要? > 18、第十八章

18、第十八章

目录

    遇见远川凌之前,及川彻的一生被排球拿捏。

    遇见远川凌之后,及川先生多了一个排球之外的软肋。

    而当排球和远川凌放在一起之后,对及川彻来说只能是王炸。

    一个让他完全无法拒绝的问题。

    青年时期,世界级二传手没能做到的事情,如今十五岁的及川彻轻轻松松就能和想要的人同场竞技。

    如果十五岁的及川彻和三十二岁的及川彻面对面,成熟的及川先生说不定会有掐死年轻自己的欲望。

    但少年及川显然不清楚这一点,他只是很开心,两个经常隔着电话讨论排球的人,终于有机会一起打球。

    及川彻笑着说:“青叶城西很好……不过我听说招收留学生的标准很高,凌酱要好好努力和我上同一所高中哦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在这一点上表现出了难得的傲慢:“这个啊,阿彻还是担心一下自己?如果在训练上耗费太多时间,成绩可是会下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最近没有阿凌帮忙,感觉家庭作业都变得苦手了。”及川彻故作烦恼地握拳。

    远川凌听得出来这是句带着讨好的谎话,但这并不影响他为此而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也会督促你学习的,不要想着偷懒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——保证完成凌老师安排的学习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哈哈哈,那是什么称呼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阿凌讲题的时候就是很像老师啊……压迫感什么的?”

    他们围绕着同时被青叶城西录取的可能性这件事交谈了一路,直到到达远川凌暂住的酒店楼下。

    远川凌其实很想和对方多待一会儿,但这一路闲谈都是使了小手段才得来的,再得寸进尺,恐怕就要露出马脚了。

    过犹不及,远川凌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从及川彻手里接过自己的购物袋,开口道谢:“今天麻烦你了,明天是周末,还有训练吗?或者附近有排球馆?”

    及川彻道:“明天有单独的集训,因为马上要到最后一次全国大赛,所以训练安排格外密集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是突发奇想,又好像是蓄谋已久,突然嘿嘿一笑,问:“阿凌,要不要去北川第一看我打球?”

    远川凌有些讶异地微微睁大了眼睛,“北川第一?是学校里吗?我手里只有一本护照,没有其他证件的话,门卫不一定会放我进去吧?”

    及川彻好像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茫然地歪了歪头。

    随后他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:“没想到这一点……但毕竟明天是周末,应该没关系?”

    好吧,远川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,只是把两个购物袋放到一只手拎着,又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对着及川彻晃了晃,“记得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还会给我打电话吗?”及川彻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远川凌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在酒店门口分开,远川凌强硬地压下自己想要回头的欲望,径直走进了酒店大厅。

    及川彻看着对方的背影,又回忆起远川凌一只手拎起两个购物袋时,手腕处绷起的青筋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:“体能训练果然还是有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购物袋,拎着其实完全没有压力吧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远川凌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暴露出了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傍晚两人通话时,及川彻语气如常,完全没有提起他故意说自己提不起购物袋的事。

    远川凌躺在酒店套房的大床上,短暂抛弃了所有医学课业之后,他的生活节奏变得非常缓慢。

    及川彻说起今年最后的排球比赛,字里行间充满了信心,说起岩泉一给了他一个头槌的时候,语气变得有些抱怨。

    “他的头真的很硬啊,痛死我了,都流鼻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淤青都消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自愈能力很强!”

    远川凌一边听一边觉得很欣慰。

    岩泉一是及川彻的挚友,会帮助对方从情绪谷底走出来,远川凌偶尔会羡慕两人相识了那么长时间,也会羡慕对方有这样一个可以交付信任的对象。

    爱情与友情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东西,远川凌清楚地知道这一点,他没有真正的挚友,但却会为及川彻的友情而开心。

    起码在远川凌曾经没能走近的排球世界里,及川彻并不孤独。

    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为了排球而痴迷的疯子。

    或许对方也从那个远赴美国读研的幼驯染身上,汲取到了留在异乡追梦的勇气。

    少年人会在排球的路上跌倒无数次,然后又咬牙坚持爬起来,最终成为登上金字塔尖端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唔,不过说起来,其实远川凌和岩泉一是先认识的,在当初阿根廷比赛的看台上。

    “虽然抱怨,但你很认可他的排球理念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有时候说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啦。”及川彻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极其不情愿,多少有点咬牙切齿,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幼驯染帮助自己解决了很多麻烦问题。

    排球上是,生活上也是。

    岩泉一是个靠谱的未成年男性。

    及川彻说:“他帮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能带你入校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疑惑出声:“嗯?”

    及川彻神神秘秘地说:“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及川彻决口不提自己在向岩泉一请教的时候,被对方狠狠骂了一顿的事。

    岩泉一表示,如果带陌生人入校被发现的话,及川彻很可能被教导主任抓去写检讨。

    即便及川彻是排球部的首发队员,成绩每年年级前三的三好学生也不会有任何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及川彻头铁,一门心思想让远川凌看看,他以往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排球技术不是吹牛的,就也没考虑太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被幼驯染臭骂的丢脸事,及川彻才不会和远川凌说呢。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早上,远川凌按照两人约定的时间时间出门,在北川第一中学附近的便利店门口碰头。

    远川凌今天特意穿了一身蓝灰色的运动服,因为实在适应不了温度,又在脖颈围了深灰色的围巾,他被清晨的冷风吹得鼻尖泛红,过度白皙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远川凌已经从之前及川彻不太成熟的处事上觉察出,年轻的伴侣还没有那种把事情安排得面面俱到的能力。

    于是为了给及川彻的神秘计划打补丁,远川凌特地从自己贫瘠的衣柜里翻了一套和北川第一中□□动服相似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样他躲在及川彻身后进门,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及川彻向他招手:“凌!”

    “日安。阿彻。”远川凌注意到及川彻手里拎了件衣服,忍不住微微扬眉。

    他好像知道这个神秘的好办法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及川彻将自己的运动服递给他,说:“换上我的备用运动服进去,应该不会被查到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又意识到了什么:“好巧……阿凌你今天也穿了相似颜色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远川凌接过衣服,发现及川彻的外套对他来说尺寸有点大了,就算套在现在的衣服外面也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远川凌干脆直接把及川彻的衣服套在外面,竟然也完全不显得臃肿,一股干净好闻的洗衣粉余香充斥在鼻尖,很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还有一点身高差,远川凌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和目前175的及川彻对视上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是同龄人,及川彻也就比远川凌大了两个月,但及川彻的生长期果然比他早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远川凌问道。

    及川彻自信满满地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,“当然!”

    远川凌跟在及川彻身后,看他偷偷摸摸地向学校正门靠近。

    品学兼优的及川同学看起来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在非工作日、不被允许的情况下勇闯北川第一中学,这是曾经年少又有些古板的远川凌绝对不会去尝试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和及川彻一起,做一个非常大胆又十分出格的尝试,远川凌就觉得有趣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及川同学的表现让远川凌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虽然偏向于墨守成规,但怎么说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,没亲自试过也知道这种时候越心虚越容易被发现。

    当然是怎么自然怎么表现了。

    远川凌伸手拍了拍及川彻的肩膀,“阿彻,放轻松,和门卫聊聊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及川彻一愣,“了解!”

    靠近校门口的时候,门卫果然一眼注意到了他们,毕竟休息日还穿着运动服来学校的人可不多,只有排球部报备了要借用排球馆训练。

    门卫认识及川彻,“及川啊?又来训练了?今天来得有点晚了,你的队友们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上有点事情耽搁了。”及川彻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门卫大爷盯着远川凌看了几眼:“唉?旁边那个是新队员吗?有点面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请多关照。”远川凌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他长得就是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,很讨大人喜欢,加上懂礼数有分寸,观感远超同龄人。

    门卫大爷点点头,没有多想,示意他们进门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校门后一段距离,门卫大爷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两位小同学,你们没签到。”门卫室里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及川彻和远川凌对视一眼,立刻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及川彻熟悉地形,抓着远川凌的袖子向排球馆的方向跑去,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校园主干道上。

 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