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开局逛青楼,被老皇帝抓现行了 > 第七十五章 与印象不同的驸马

第七十五章 与印象不同的驸马

目录

    “那咱俩呢?”

    李芊秋始终都有些懵逼。www.tingran.me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赵成竟然真的能够使唤得动北凉军的人。

    外界不都是在说她这位驸马既没实权也没本事,处处受人唾弃,不受待见吗?

    北凉军个个又都是硬汉大气的好儿郎,怎么会听赵成的命令?

    许是李芊秋的视线过于让赵成如芒在背,赵成都忍不住扭头问她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干嘛一直盯着我?”

    他纳闷的看着李芊秋。

    虽然确实冷落了李芊秋,但应该不至于让对方记恨在心,一直盯着自己不放吧?

    李芊秋回神之后立马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她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问一些问题而已。”

    念及自己还在军中,她没敢表现的太过直接,不然真要让别人察觉到自己的身份,恐怕又免不了一阵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堂堂公主不在皇宫里面好好呆着,反而跟着吊儿郎当的准驸马在城外乱逛,甚至奔到了军营里面。

    李芊秋几乎可以想象到,如果这事传到百姓耳朵里,他们又该会怎么编排自己?

    哪怕李芊秋自认,既然都是公主,就没必要在意那些人的闲话。

    可看在父皇的份上,她还是要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,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赵成一如既往摸不清李芊秋的想法,便也没打算继续深究。

    他找回来的章囚影仔细核对了一份名单之后,吩咐章囚影先将这些人关在军营里面好生看管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问起,就将这些人做的事情如实告知,不用有所隐瞒,必要时也可大声宣扬。www.chendiange.com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们再用点手段审问一下,因为人数过多,可以先挑几个典型,然后慢慢再向下探索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一直坚持嘴硬不开口的话,那就放他们去狗咬狗,总会有人愿意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成摸索着下巴交代了几句。

    这份名单上被抓到的人不少,而且个个都有问题,有些人虽然没被替换掉身份,但本质上心已经不在北凉军内。

    有的则和张二狗换掉了老刘一样。

    也有的是刚刚才被策反尚未做出任何业绩,便直接被抓出来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想着要是只能抓到几个,那由他直接带到皇帝面前,并无半分过错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被抓到的并非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怎么处置还真是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章囚影心里门清,大致能猜到他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,审问这些人并非难事,唯一的问题应该在于您现在手上没有相应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章囚影提醒着赵成。

    赵成一顿,精神一振,“对啊!”

    本来,他现在该在大理寺折腾柳寻梅状告之后翻出来的卷宗。

    可大理寺他没进成,手上也并无实权,就算有个皇帝给的特使督察的名义。

    明显也不够用!

    “章叔,那些人就先放军中,你们看着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问起,就说他们泄露军机,我找个机会再去找陛下一趟。”

    赵成坏笑着盘算什么时候再次骚扰李世昌。

    直到手中拿到实权,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芊秋搜索片刻默默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她还是头一次经历这些事。

    眼下,赵成又和其他人聊的火热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应当不适合开口,因此哪怕出了军营得有三里地,赵成才惊觉,后面的李芊秋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,并未插嘴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就没什么想问的?”

    赵成狐疑地看着李芊秋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在马车上,赵成认为有的话可以放在明面上弹了。

    李芊秋听了之后轻叹一声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问题倒是不少,可那些事,目前应该尚未下定论,本宫也不好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就不怕军中的那些人再整出什么幺蛾子给北凉军添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直接将他们一并抓回来?”

    在李芊秋看来,既然那些人没想着北凉军的好,那他们的手段可以更直接、强硬一些。

    没必要继续好生招待。

    然而赵成却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公主,有些话,我不怕您学给陛下听,但至少现在北凉军内出了问题,除了我爹还有军中专门管这个的人以外,别人没有任何权利处置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我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一律通通都算逾矩,是要被罚的。”

    赵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可这个答案也让李芊秋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北凉军是镇北王手上最大的底牌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而赵成身为镇北王,赵山河的独子。

    自然也能继承这支无往不利、声名赫赫的军队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“照你的意思,莫不是怕父皇猜忌?”

    李芊秋渐渐醒悟。

    赵成方才如获大赦般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现在本来就看镇北王府多少有点不顺眼,我偏要这个关头没有提前告知陛下擅自对那些人进行处置,唯恐惊了陛下心中的那根弦。”

    赵成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神色那叫一个无辜。

    他的话被李芊秋认认真听在耳朵里。

    对李芊秋来讲,这一次的谈话是给了她一个重新认识赵成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同于那个在自己想要退婚时,三言两语扭转局面的赵成,也不同于那个三番两次因为外界传言而被自己误解的赵成。

    面前的赵成一改传言中的放肆无礼,变得极为谨慎,心思沉稳,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。

    她的驸马若是这样的人,好像也不错。

    李芊秋心里面也没了往日的纠结。

    就连眉梢间的愁绪都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番变化虽然细微,但依旧被赵成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他上看看下看看,都没想到李芊秋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倒是李芊秋这次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认真的份上,本宫也就不去父皇那边告你的状了,不过你是不是该和本宫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还有什么事情是本宫不知道的,好歹也让本宫做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她鼓着勇气想要和赵成建立更深一点的联系和认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赵成给的答复远远让她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确实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赵成眼神飘忽道。

    “柳姑娘其实还带了个孩子,暂时由我代管。”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