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竞技 >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唐羡傅啾啾 > 第006章 她能听懂鸟语

第006章 她能听懂鸟语

目录

    吴氏的手脚麻利,连来带回也没用多大工夫,就这她还抽出时间怼了村子里几个爱扯老婆舌的女人呢。

    她们无非就是调侃公公婆婆四十几岁的人了还生娃,还有生个闺女如何如何之类的。

    吴氏不像周氏,她就是本村的姑娘,娘家也在这儿,认识这些人年头长,自己的底气也足些。

    尽管回来的时候她调整好了情绪,可还是被婆婆给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二家的,跟人干架了?”

    田桂花轻轻地放下小啾啾,一边用兄弟几个刚刚买回来的布在小家伙的身上比量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,看着性子软,其实烈着呢,外头的人爱说啥说啥,不用理。”

    吴氏很佩服这个婆婆,大字不识一个,却有着大智慧,很多事,她一猜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娘。”

    周氏放下刚拿回来的干净尿戒子,整整齐齐的叠好,瞥见田桂花的动作,赶紧叫了停。

    首发网址https://

    “我的娘啊,您这还坐月子呢,可不能做针线活,再把眼睛给累坏了,您要是不嫌弃的话,就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氏的针线活是很出挑的,在娘家那会儿就靠着这个赚钱贴补家用了,日子都不好过,想着法的多弄点钱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了,就是你,不是赶着交活呢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差小姑这一件小衣服,晚上少睡那么一会儿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婆媳俩的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了傅百万高兴的笑声,“好,好啊,这钱得留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马上到月底了,小五该回来了,这次给他多拿点,以后就不用饿肚子了,咱家就这么一个读书的人,可不能亏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傅大金摩拳擦掌,又看了看弟弟们,“三金,待会儿咱们再上山,看看还能捡到宝贝吗?”

    一说上山,正在闭目养神的傅啾啾顿时睁开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,撇嘴哭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哭,婆媳俩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不用田桂花交代,吴氏就明白了,“我去看看他们吵吵啥呢?瞧把小姑吓得。”

    其实,男人们在听见小啾啾的哭声后就已经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停不行,傅百万那眼神凶的吓死个人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吵了,把你们妹妹吓着了,看我不踹你。”

    明明,刚刚他的声音最大。

    傅百万见哭声还不停,赶紧回去瞧瞧,他的小闺女最听他的话了,他抱抱就肯定不哭了。

    “啾啾咋了?”

    傅百万跟吴氏碰见了,示意她出去吧。

    田桂花困惑的摇头,“没尿,也没拉,喂奶也不吃,好端端的就哭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病了吧?”傅百万刚说完,便给自己来了个嘴巴,“呸呸呸,我闺女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老两口这个急啊,傅百万抱着、哄着都没用。

    傅啾啾更急,不能上山啊,山上有老虎,而且都已经到了后山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傅啾啾看向紧闭的窗户,外面有两只鸟说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居然听懂了鸟语,好歹算是个金手指吧,不过也不知道自己前世的空间有没有跟随过来,反正现在自己的意识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傅啾啾哭累了就不哭了,再哭自己就要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傅百万见状,觉得这一定是自己的功劳,别人哄都不行,就得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生个闺女没错,闺女跟爹亲。

    “啾啾乖,不哭,不哭,待会你大哥和三哥去山上打猎,赚钱给你买好多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总算等到了自己想听的,傅啾啾“哇”的一下子又哭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傅百万哭蒙圈了,也不知道说啥了,便顺嘴说道:“哦哦哦,那不去,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对,不要去。

    傅啾啾的哭声戛然而止,傅百万深吸了一口气,又看向同样懵逼的媳妇,“你说咱啾啾是不是能听懂我的话?”

    田桂花看了他一眼,噗嗤笑了,“瞎说啥呢,你闺女咋就那么厉害呢?神仙啊?才两天就懂话?凑巧了。”

    傅百万深吸了一口气,又低头看着怀里的小闺女,“闺女,你大哥和三哥去山上了。”

    傅啾啾就是因为听懂了爹娘的谈话,觉得她还是不要过早的暴露自己了,免得被人当成妖怪。

    傅百万看着无动于衷的小奶娃,深吸了一口气,“真去了?”

    田桂花忍不住笑了,“你这个傻老头子,要是传出去了,人家非得说你疯了不可,那两天的娃娃懂个啥。”

    傅百万也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,虽然打消了他闺女是神童的想法,却舍不得放开手。

    “我看今天就别让俩孩子去山上了,去了趟镇子都累够呛,还有老大家的,自打我生了都没着面呢,准是心里不舒服了,不是有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咋了?”傅百万逗弄着怀里的小奶娃。

    他闺女这双眼睛亮晶晶的,闪着光。

    贼好看。

    不对,他闺女鼻子,嘴巴,耳朵哪儿哪儿都好看。

    “老大媳妇嫁过来四年了也没生养,有钱了让老大带她去瞧瞧,没有几个女人成亲了不想生娃的。”

    提起老大家的这个,傅百万就有点头疼,“看了那么多了,都说难生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看啊。”

    傅百万想着这次赚了二十多两银子,给大儿子点儿倒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猜这次啾啾给咱家赚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东西啊,偏心的没边儿了,你闺女除了吃就是睡呢咋赚的钱?小心这话让儿子们听见寒心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就听见,这都是我闺女带来的好运气。”傅百万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田桂花推开他的脸,“小心你那胡子扎着闺女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傅百万顿时收回了下巴,他决定把胡子刮掉。

    田桂花看着他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满是牙龈的银锭子,眼睛瞪大了一圈,“这么老些呢?”

    傅百万眨眨眼,又掏出了一个,“不只,还有呢!”

    发了发了,田桂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银锭子。

    小闺女果然是有福气的,一出生家里就有钱了,不像前头几个,没吃没喝只能饿肚子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要看小姑姑啊,我要给小姑姑吃蘑菇。”

    正笑吟吟的老两口,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