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竞技 >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唐羡傅啾啾 > 第011章 教训周婆子

第011章 教训周婆子

目录

    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,傅啾啾两个月翻身,四个月能爬,五个月能坐,六个月会站,傅啾啾拼了命的让自己领先在起跑线上。

    到了八个月的时候,她已经可以摇摇晃晃的走路了,嘴里还可以含糊的说着爹爹,娘还有哥哥,嫂子的音比较难发,目前还不是太利落。

    而她能够摇摇晃晃走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傅大金和周氏的屋子,赶在周氏吃药前,把药碗给砸了。

    周氏担心的脸色大变,“小姑,你没事儿吧?让我看看,烫着没?”

    周婆子却横着眼睛,指着傅啾啾说了好些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福星,我看是扫把星才对,明明你早就该有孕了,就是这丫头把你的娃给克没了,我都问过徐半仙了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周氏皱了下眉头,“娘,啾啾懂话了,你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懂个屁,八个月的娃子听的懂啥,话也说不利索,你还怕她跟你婆婆告状吗?”

    告状是一回事,可周氏打心眼里也听不下去她娘这么说小姑。

    小奶团子着实招人疼,家里人口多,想要跟她亲近都得抢着来。

    傅啾啾很郁闷,她的思想除了待机时间短外,还是前世的成熟思想,但是身体却是个小娃娃的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https://

    她会说话,奈何舌头不听话,说不清楚,还不连贯。

    周氏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她,没有被烫着,还好,这么俊俏的小奶团子,可不能留了疤。

    “啾啾,不怕啊。”

    周氏以为傅啾啾不说话是吓着了呢。

    傅啾啾摇摇头,“不pia,不pia!”

    大舌头配上奶奶的声音,简直要把周氏的心给软化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心大,那么多钱买来的药,头一顿就让她给弄坏了,果然是个扫把星,我说啥来着,就是她你才没生娃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没她之前,我不是也没动静。”周氏在替小奶团子辩解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几个月的相处,傅啾啾觉得大嫂也不是很讨厌,她人不坏,就是背后有个总挑事儿的老娘。

    这个老娘的存在简直太影响他们家和睦了。

    总是三无不时的来要钱,还把大哥当牛马一样使唤,闲着了,就来闺女身边碎嘴子。

    真讨厌。

    傅啾啾看着吐沫横飞的周婆子,她真的不是装可爱的,这具小小的身体,做什么都透着一股萌劲儿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天生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啥,看我你也是个扫把星,谁家娃娃像你走这么早,没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娘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周婆子不相信,但是周氏是知道傅啾啾的聪明的,很多事儿已经懂了。

    自家老娘要是对她不好,回头她跟公婆学一下,公公那个暴脾气哪里受得了宝贝疙瘩被人骂,非得急眼不可。

    傅啾啾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下,顿时来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小姑,你干啥去?别再摔着了。”

    傅啾啾也不说话,只是摇摇头,表示自己可以。

    “摔就摔,死了最好,省得克你。”周婆子看傅啾啾就像是看仇人似的。

    傅啾啾扶着炕沿儿走到外面,周氏才收回眼睛。

    傅啾啾勾了勾唇角,一抹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笑容浮在稚嫩的嘴角,她要给周婆子上一课。

    “娘,咱家那大公鸡可老凶了,别再叨着小姑。”

    吴氏正在绣花,拖了小姑的福,家里不再倒霉,日子也好过了不少,但她就是闲不下来,没事儿了就做点针线活,能赚点就赚点。

    前些年真是穷怕了。

    田桂花帮她捋线,看着自家闺女指着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大公鸡的头,气势十足,嘴里咿咿呀呀的,也听不懂在说啥。

    不过说来也怪,这大公鸡厉害的很,孙子添福一看到它站在门口,连家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自家小闺女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点儿都不打怵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是见人就叨的大公鸡还是家里那条小狗仔,在闺女面前都很乖,从来没伤着她过。

    田桂花想到这些怪事儿,抿唇笑了笑,“没事儿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傅啾啾现在已经能够跟这些动物沟通了,多吃饭长得快,果然没坏处。

    同样,她的空间也带来了,居然还有她之前在空间里囤的种子和物资。

    她准备逮个合适的机会就把那些东西弄出来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甜宝草莓,巨甜的西瓜,还有巨峰葡萄,这些在古代可都是稀有的,至少她穿越来这么久了,一样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跟大公鸡和小黄狗嘀嘀咕咕的说了她的计划后,小奶团子就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田桂花见她开始揉眼睛,赶紧把人抱到怀里,轻轻的拍了几下,小奶团子就睡着了,还响起了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“娘,我就没见过小姑这么省事儿的孩子,都没哭过几声,睡觉也不磨人,添福那会儿一宿一宿的闹人,我都没怎么睡过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说起这个,田桂花是真的欣慰,是不是福星不知道,但肯定是来报恩的,小闺女从来都不用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现在有屎有尿了就会说了,也就晚上睡着了偶尔尿下裤子,但跟前头那些孩子比,太省心了。

    周婆子不能白来,连吃带拿,田桂花不是软柿子,但是看在周氏的面子上就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
    不然能咋办?

    计较太多,两家非打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可谁都没想到,周婆子刚出了傅家没多远就被村子里的大公鸡和狗群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她连跑带颠儿也被大公鸡叨了几口,狗群虽然没咬人,但龇牙咧嘴的样子,直接把她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等到周婆子好不容易跑出包围,整个人脸上满是大红包,身上头发上都是鸡毛,裤子还湿哒哒的。

    她想回傅家又怕再被那些畜生盯上,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走,但是眼皮都被叨肿了,还不狼狈。

    周婆子心里纳闷,难道那丫头真有啥古怪,说了她几句,就糟了报应?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也就凑巧了,畜生们懂个屁,小丫头真有本事,咋不让她死了呢?

    这事儿还是村子里看见的人传进田桂花耳朵里的。

    田桂花也就是笑笑,活该,就是报应,看她以后还上门撺掇闺女不?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