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大叔,你的乖宝又出逃古堡 > 第216章:终极仇人

第216章:终极仇人

目录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傅砚北,不得不承认时菁菁被他养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能给我制定一张吗?”L先生请求道,他很想以一张正常的脸,回家一次。

    时菁菁冷笑了一声:“你对年家做了这么多事情,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些话吗?”

    L先生像个失心疯的疯子,“哈哈哈”的狂笑,好似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抓获后,傅砚北还破了一个案件:M国出现一批人感染了同一种病毒,特点是他们都前去一家私立医院做过体检,先后被感染。

    然而,这家医院的机器就是从L先生的手上订的货,价格廉价,偷税走私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:L先生又让人研发了抗病毒的药,高价卖给这些人。

    一条灰暗的生意链被L先生玩在手里。

    黑狼组织宣传:体检请走公立医院,安全健康。

    这件案件轰动全世界,也流出L组织被一锅端了的消息,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,也警告了很多黑势力的组织。

    回到了帝都,由于L先生什么也不说,就让年老去见他。

    两人见面,目光仇视,气氛冷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年老被时菁菁搀扶的走进去,早就给他有了心理准备,看见L先生的面目,也是被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L先生双眸发红,隐忍的握紧拳头,死死的盯着年老。

    年老被他折磨了这么久,恨不得上前就将这个击毙,却还是想要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,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L先生咬牙切齿,恨意道:“你这个刽子手,要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会家破人亡,就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活在世上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他一辈子活在复仇里,从未想过安生。

    年老不懂他说什么,冷脸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~你看我的脸是不是认不出我是谁了?”L先生露出笑起来,丑陋的面容扭曲的厉害,让人看见就心底瘆得慌。

    年老很想让时菁菁出去,不想吓到她。

    时菁菁挽着年老,安抚道:“外公,他应该是被硫酸泼了脸。”

    L先生停止了笑声,没有再恶心年老,目光直直的盯着时菁菁。

    她在傅爷手里生活了十年,还从小学医,确实可以看出他脸上是怎么受伤。

    他淡淡的开口:“时菁菁,你真的让人很讨厌,总是一次次的让我忍不住下死手。”

    时菁菁也觉得自己落在他手里,应该会很惨。

    她能在卓家也是拜他所赐,前期过的比较舒服,后面一年一直被陶盈折磨。

    “陶盈是被你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对!我见不到你,就不会心软了。”

    时菁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~你还想我感谢你?疯子!

    年老走在时菁菁的面前,直视对方的眼睛,怒声:“你这么对我的下一代,总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L先生的眼底好似火山爆发,要不是傅砚北和时菁菁插一手,他打算玩死这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越烨,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一个封尘的名字落在年老耳中,令他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变得灼热,气息也变得不稳,“你是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我就是他的儿子,为什么不是你落在敌人手中?为什么是我爸被抽筋扒皮?为什么我家会被灭了全家,就剩我一个人苟活?”

    L先生激动的咆哮,双手死死的抓住铁栏,很想冲出去就杀了年老。

    年老眼瞳剧烈的收缩,双腿打颤的站不稳,是时菁菁扶助了他。

    “外公!”时菁菁担心道。

    年老长长的叹了口气,侧头给了时菁菁一个安心的眼神,想起年少时的事情,内心也十分的痛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长长的深呼吸了一口气,十分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留下的是他,越烨就不会被对方如此残忍的对待,他的家人也不会因此遭受杀戮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当时的选择,是越烨将他推开,独自一人留在敌人的营地。

    “你爸说你很聪明,让我一定要找到你,可我找不到。”年老痛苦的捂着脸,脸上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,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越烨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你在我面前装可怜?你全身而退,你装什么装?任务成功后,你就升官了,你是踩着我父亲的血爬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越泽,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你会给你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年老落寞的转身,没有在这里停留,而是回了当初的部队。

    时菁菁全程陪他,没有打扰外公,就坐在外面,等待他出来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去找越泽,手里拿着一个铁盒,看起来年代已久。

    他将铁盒交给时菁菁,让她交给他。

    越泽满眼都是仇恨,他的嘴角扯着冷意,接过铁盒,边说边嘲讽:“你别以为随便给我个东西,我就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铁盒,看见里面躺着一封信,还有一个属于父亲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个好战士,这是他在出任务前留给家人的信。”

    越泽蹙着眉头,看到那个戒指,内心触动,心开始泛疼。

    他离开家后,就再也没见过属于家里人的东西,鼻子开始发酸发涩。

    信的第一句话:对不起,你们看到这封信,我已经牺牲在前线。越泽,爸是自愿参加这次任务,想要拯救千千万万的性命,是我的使命。

    越泽望着熟悉的字迹,眼眶发红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时菁菁和年老没有打扰他看信,直到他痛哭流涕,崩溃的咆哮,双手死死的抓着他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年老也忍不住的落泪,是同情,是憎恨,各种情绪。

    许久后,时菁菁低头给大叔发了一条信息:【我之前调查过越泽,他无故消失后,一直以为他没有后代,我通知他的家人在门口,你让人送进来。】

    之前,时菁菁做了大量的排除法,觉得越泽的可能性很大,才会费力的调查了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【傅砚北:OK.】

    时菁菁看向失心疯的老人家,冷声:“越泽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并非一个人,你还有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越泽猛地抬起头,不可置信道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我查过你失踪前有一个女朋友,后来就嫁人了,结果我查了下她是孩子不是早产,了解后才知道你的孩子。”时菁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