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大叔,你的乖宝又出逃古堡 > 第215章:掉了黑切黑马甲

第215章:掉了黑切黑马甲

目录

    时菁菁早就知道他私底下安排了一切,就是丢下自己,独自去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危险重重,比往常的任务都要艰巨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跟你一起!”

    “不行!回去!”

    月光下,两人挺直的身影在地上重叠,气氛僵持,各不退让。

    周围的手下也不想带上时菁菁,已经尽量逼着她,怎么还是被她知道了。

    时菁菁是傅爷手中的宝贝,不可能让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菁菁自知自己的能力不会让大家信服,干脆脱掉了外套上的皮衣,摘掉了口罩。

    众人:“!!!”

    所有人震惊的盯着时菁菁,无法置信她居然穿着这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在国际领域,这身衣服早就成了所有人追杀的目标——黑切黑。

    傅砚北也很诧异,她为了加入任务,直接会曝光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眯起狭长的黑眸,紧紧的锁着矮她半个头的女孩,知道她是铁了心要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私心,他绝对不允许乖宝去参加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。

    现在她搬出黑切黑的身份,是一个让他都追查不到身份的人,还能怎么拒绝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所有人都等待傅爷的决定。

    毕竟,黑狼已经追查了黑切黑很多年,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现在是抓还是不抓?

    额~黑切黑是时菁菁,肯定不抓吧~

    时菁菁拼死一搏,挺着腰杆,铿锵有力的说:“我是黑切黑,你总该相信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归看到,现在听到时菁菁亲口承认身份,众人心底还是佩服时菁菁的勇气。

    黑切黑是谁?

    那可是组织界神一般的存在,不违法,却也走在法律的边缘,接单价格天价。

    “呵~”傅砚北被他的乖宝气笑,勾唇:“你不怕我把你抓走?”

    时菁菁心底有点慌,想着要抓她也得等事情解决了先,再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你抓我,我大不了逃呗。

    傅深与傅钰对视了一眼,也被时菁菁的操作吓得不轻,两人开始担心傅爷会不会真的把时菁菁给抓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,你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时菁菁故作淡定,扬唇一笑,“行啊~大不了你再养我一辈子,我就赖着你,哪里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叔希望听到的话,她就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要是好话不听,她就只能使用时菁菁的撒娇手段,哄到他开心为止。

    果然,这话取悦了傅砚北,知道自己劝不了时菁菁,伸手牵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听我安排,不准擅自行动。”傅砚北警告道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前面,身后的人被两人的动作吓得一脸蒙圈。

    野狼和黑切黑手牵手?

    不对~他们得这样告诉自己,才不会吓到自己:傅爷和时菁菁手牵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一夜注定掀起了巨浪。

    时菁菁和傅砚北直接围剿了L组织头的所在点,正好在罗庄。

    当傅砚北带着人冲进去的时候,L组织的人完全是懵逼状态,拼命的想要从海路逃走。

    结果,傅钰直接带着人浮出潜水艇,武器对准了他们的逃出口,断了他们所有的死。

    让他们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L组织的头戴着面具,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傅砚北巡视一圈,这座山倒是被他们挖空,地方真是大的可以。

    “L先生,你到底挺会躲。”

    L先生自知自己逃不走,干脆就坐了下来,一只断了小拇指的手在椅子上随意的敲着,问:“黑狼,你和黑切黑为什么会联手找我?”

    傅砚北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安排手下直接将这里的照片都拍了,采取证据。

    L先生见黑狼对自己如此的无力,也不恼,淡声的笑出了声:“看来,有人出卖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大概也猜到了谁。

    其实,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深沉的黑眸落在时菁菁身上,近距离的观察,发现她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~”

    时菁菁猛地冲上前,伸手就袭击L先生,被L先生的护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砚北见时菁菁跟两个人打了起来,第一时间冲了上去,自知这两人的身手不比时菁菁差。

    最终,在他的精准枪法下,利落的解决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不悦的盯着L先生,直接将他的两只手给铐住,警告:“你落网了,给我安分点。”

    L先生看起来年纪很大,他已经没有能力反击,自己的人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时菁菁走到L先生的面前,见他的年龄跟自己的爷爷差不多,立刻就揭掉他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张被毁的乱七八糟的脸暴露在她的面前,下意识的尖叫出声:“啊~”

    尖叫声在空旷的山洞里回音重重,惊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L先生面目狰狞,乍一眼还以为遇见鬼了,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傅砚北伸手将她抱在怀里,柔声的安抚:“乖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时菁菁确实被吓得不轻,几秒后回神,再次看向毁容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感觉这个画面似曾相识,好像小时候也看到这样的画面,是在噩梦里?

    只见他“哈哈哈”的笑起来,疯狂不已。

    “黑切黑,我看你年纪也挺小,不如叫你丫头吧。”L先生沉稳的开口。

    时菁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死到临头,还想叫她丫头,面色清冷的盯着他,不再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曾经,我去看过年老的孙女,她看见我第一反应,也是这种尖叫声,还说自己做噩梦了。”L先生淡声道,目光浑浊。

    时菁菁:“!!!”

    那不是梦?就是他?

    那年,她在卓家,记忆里做了一个噩梦,后来高烧了好几天,醒来以为是噩梦。

    既然他都说到外公,她拧起眉头,问:“你跟年老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直白的话令L先生的脸色沉了下来,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时菁菁与傅砚北对视了一眼,证明查的方向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时菁菁揭掉了脸上的人皮皮肤,那层皮肤黝黑了许多,也微微调整了鼻子的厚度和下巴的弧度,才让大家根本看不出是时菁菁。

    众人了然,才知道时菁菁会易容术,还是一位极其厉害的易容师。

    L先生见她如此的技术,倒是有几分的羡慕。

    不过,更多的是惊讶,时菁菁竟然是他都不敢动的黑切黑,还一直行走在国际的顶端,无人可以追查到她的身份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