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小说 > 尊神开卦 > 第二百六十五回 入刘宅谢三盗物证 访药铺…

第二百六十五回 入刘宅谢三盗物证 访药铺…

目录

    洛怀川闻言,这才仔细打量起张夫人来。见她形体消瘦,面色无华,吃的饮食颇少,遂言道:

    “三娘子怕是有阴虚火旺之症,加之脾胃不和,故易神思倦怠,食无味,寝难眠。稍后我为你针灸调理一番,再喝几副汤药,必然奏效。”

    “洛哥哥瞧病都不用号脉的么?”

    “夫人有所不知,你这位洛伯伯可是敢在官家心包上施针之人,瞧你这普通之症,怕是一望便知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不失时机地赞美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我想起来了,林夫人还特意向我打听二位哥哥来着。我也不晓得哪些当说,哪些不当说。

    便顺口回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有些担忧地言道。

    洛怀川怕她顾虑多,遂摆摆手道:

    “三娘子无需如此谨言慎行,哥哥我只不过一介凡夫俗子,林夫人怕是见我二人与贤弟私交甚好,故而心生好奇,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几人用罢饭食,各自前去休息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洛怀川走出卧房,正与司马光闲聊,就见谢三打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言罢,打从怀中那个掏出一个布包,打开,里面赫然露出一柄匕首。

    洛怀川十分诧异地望了他一眼,拿起匕首仔细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见这柄匕首铜柄铜护手,刀身呈柳叶形,上有两道血槽,柄近刃长。做工精湛,锋利无比。再细看护手处,刻有一个秦字。遂问道:

    “这件匕首你打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“昨夜里我潜入刘县尉家中及其办公处细细搜索,结果在其卧榻之下获得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接过匕首又验证一番,确认即是案发现场那柄凶器无疑。遂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“刘县尉为何要私藏这柄凶器呢?难道我等分析有误,那个前去衙门报案之人并非凶犯同伙么?”

    “无论怎样,谢三忙活一夜未得安歇,总算有了物证。稍后用罢饭食,我便与先生去远志堂会会那个常文远。”

    洛怀川一面贴心地吩咐谢三去休息,一面言道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二炷香的时辰后,洛怀川将自己扮成邵雍的伙计,邵雍则摇身一变,耶然成了一位药材商人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打听着来到华州最繁华地界,远远便闻见一股扑鼻的药草香。一座二层歇山式双坡顶高楼坐北朝南而建,两厢尚有四个坐堂医问诊。

    邵雍背剪双手踱进店内,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装有草药的阁子。五六个伙计正忙着为客人抓药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小伙计见邵雍穿戴不俗,晓得这是来了大主顾,遂殷勤地近前招呼道:

    “这位贵客,您可是来蔽店采购药材的?”

    邵雍微微颔首道:

    “不错,你家掌柜的可在店里?”

    “您来的正是时候,平日里这个时辰掌柜的真还不在。今巧了,掌柜的正在楼上品茶,您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言罢,率先走在前头为二人引路。

    待来到二楼一看,装药材的小阁子变成了大木抽屉,有几位外地老客正在称量药材。一看便知这二楼乃是专门接待大主顾的。

    常文远正在一间雅室品茶,身边有两个美貌的女子低眉顺眼地侍奉着。见小伙计领着两位客人进来了,忙站起身招呼道:

    “这位爷瞧着面生,怕是初次光临蔽店吧。快请坐下看茶。”

    邵雍优雅地坐定,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缓缓言道:

    “鄙姓雍,单字一个邵,这位是我的账房,你唤他怀先生即可。

    鄙人此次前来贵店,乃是为采购一大笔药材,在京城开间‘双芝堂’药铺,灵芝之芝。”

    言罢,双目盯着他面上的每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别看这个常文远生得一身肥膘,仗着他姐夫是这里的知州,架子脾气皆大得很。不过做起生意来,倒是蛮上心的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知道这是个阔主,立马笑眯了眼,回道:

    “雍掌柜真是有眼光,华山有远志、五味子、山药、连翘、柴胡、茵陈、天麻、管仲、生地、金银花、党参等三百余种草药。

    其中茯苓、黄精、山参、黄连、苍术、沙参均出自绝壁峭崖,极为稀有难得。

    更有益智宽胸、聪耳明目、祛湿解毒之绝佳良药菖蒲,及嚼之习习如椒的细辛、灵芝更是一药难求。”

    “哦,掌柜的对华山药材如数家珍,怨不得为华州第一大药材铺子,看来雍某此番算是来对了。

    我呢寻常的药材也要些,但以稀缺紧俏的为好,不拘价格,如大朵的灵芝,老山参,那在京城可抢手的紧。”

    邵雍见他提到‘双芝堂’三字,对方并无任何反应,遂再次刻意强调一番。

    常文远正摇着扇子,忽地一合道:

    “说起灵芝,我这气便不打一处来。不瞒雍掌柜的,此间有个厚朴药铺。

    原本是个不起眼的小铺子,靠着自家老爹和妹子上山采那么点可怜的药材勉强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前几日不知怎地,居然采到两朵硕大无比的灵芝。啧啧,那色泽,那品相,当真稀有至极。然这小子不将药材当药材卖,偏偏当做佛菩萨供奉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见这个气呀,便欲出高价将其买下,可那掌柜的死活不肯卖。我又与他谈合作,也被其断然否决了。

    这可倒好,前日便被贼人盗了去,还死了两个伙计。不然今日正可卖与二位,没法子。您没那运,常某也无那命。”

    言罢,面上不禁现出一副十分惋惜的神情来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