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小说 > 闪婚老公竟是千亿财阀 > 第968章 喝酒不开车

第968章 喝酒不开车

目录

    “好困啊。”林烟一路一直在打哈切,下一秒肯定沾床就着。

    陆沉渊搬着林烟的头,靠近她坐着,让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在车里先睡一会儿,到了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林烟困的哈切连天,眼里泛着泪花,好想念家里的大床,窝在陆沉渊的怀里,腻歪着让他哄她睡觉。

    她强打起精神说:“我不困了,回家再睡,两个小朋友应该也睡了吧,妈还问,怎么不带他们两个过来,我说有点小感冒,怕传染。”

    徐清丽是最注意养生的,听到这话,肯定就不会让两个小朋友过来,怕她自己被传染上个头疼脑热的。

    林烟没有骗徐清丽,两个小家伙确实都生病了,小感冒。

    都不太严重,还很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陆沉渊说:“以后的话,还是带他们两个过来,欲戴皇冠,承受其重,他们生在这样的家庭,还是要多经历一些这样的场合,对他们以后有好处,闭门造车的保护,不可以,这种场合参加的多了,要比你为小欧找的那么多补习班,都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林烟承认陆沉渊说的话没错,她从最开始就是这样,经历了太少,人多的时候性格弊端显露,跟人做不到沟通,甚至不会主动找一句话题。

    说难听点,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记住网址m.luoqiuzww.cc

    跟陆沉渊没有办法比,他在人前无论多大的场面,依然能变成自己的主场,待人接物,从容不迫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她肯定是希望,两个孩子都像父亲一样,不怯场永远散发着自信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你别多心,我没有意有所指,就事论事罢了。”陆沉渊杯弓蛇影的惧怕,如果说错话会触及到林烟敏感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方式不同,陆沉渊想多站在林烟这边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就避免吵架,想要维护这段长久的关系,他也算是尽心尽力了,结果如何,就看林烟领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小心眼呢。”林烟困意稍微缓了会儿,靠在陆沉渊的肩上,手也跟着不安分的乱碰。

    她总喜欢点火,等火烧起来的时候,求饶最厉害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陆沉渊按住林烟作乱的手,让她别覆在那处,抬抬下巴,提醒林烟车里还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司机老周,估摸着都习惯了,总裁跟夫人总喜欢在车里搞暧昧。

    他都不敢看后视镜。

    陆沉渊低下头,看着隔着黑色面料的西装裤下呼之欲出的欲望,闭上眼睛在强忍着。

    林烟有分寸的没有继续下一步,她猜如果是陆沉渊开车,他早就会找个黑咕隆咚,四下僻静的地方了,该做什么做什么,车里的空间足够他们两个折腾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画面已经浮现在脑海中,脸红的像是熟透的番茄,嘴角的笑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陆沉渊黑眸灼灼的盯着林烟红着的小脸,用手拨开她脸颊两边的长发,滚烫的手掌拖着林烟的脸颊,温柔的说:“脑子里天天都想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林烟难以启齿,额头抵着陆沉渊的肩,娇滴滴的说:“想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想,想我哪儿了。”陆沉渊低沉的诱哄,等着林烟说出口。

    俩人聊的越来越超界,窗外的树影斑驳飞速倒退。

    林烟稍稍坐直身体,手遮着唇,在陆沉渊耳边呼吸温热,“想你什么都不穿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陆沉渊黑眸沉了沉,正襟危坐,身体坐直,对开车的老周说:“你先把车停一下,前面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周将车子路边停稳,没有多做停留,下车离开。

    陆沉渊刚坐上驾驶位,才想起今晚是喝过酒了,单手扶着方向盘,低着头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一把年纪,还这么禁不起撩拨,脑子里光想着这事。

    甚至都想好了车子停到哪里没人,抱着林烟骑在他身上做。

    “喝酒了,不能开车。”

    林烟还坐在后面,手肘抵着车窗,手撑着脸,“老周已经打车走了,我也喝酒了,叫代驾?”

    陆沉渊苦笑,“叫吧,我不会叫。”

    经了这么波折腾,两人刚才那点气血上涌的想法,也都给折腾没了,到家以后,谁都没提这事。

    林烟进卧室,只洗了把脸换了睡衣,倒头就睡,陆沉渊进来的时候,林烟已经睡相很差的躺在床上正中间。

    陆沉渊不忍心叫醒她,拿枕头去客房睡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,林烟被手机铃声吵醒,她眼睛也不睁,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机,鼻音很重带着被吵醒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“喂?谁啊,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林总,我是王梦妍,您方便吗,我有急事找您。”

    林烟手机落下,看屏幕上的时间,“三点多,你问我方便吗,你说我方便吗。”

    林烟怨念加起床气双重结合,一句话也不想说,没等王梦妍开口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被吵醒容易,接着睡很难,林烟挂断电话,手机放了静音。

    她侧过身,摸着身边冰冷一片,两米的大床,就她一个人在睡。

    林烟碾转反侧了会儿,掀开被子下床去找陆沉渊,猜他这时候应该是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,漆黑一片,里面没有人,林烟又去了客房,在客房找到了陆沉渊。

    客房的台灯还开车,床上还摆着散开的文件夹,陆沉渊睡相平稳安静,只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林烟小心翼翼的将文件夹从床上拿开,看到顺峰基金的财务报表时,手颤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新让人递上去的,准备接受顺峰基金的第二轮投资。

    现在这份报表,原封不动的出现在陆沉渊手里,只有一种可能,陆沉渊才是顺峰基金的幕后操控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蹊跷现在全部说通。

    为什么拉投资处处碰壁,灵听风可以轻而易举的谈拢顺峰基金,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。

    公司飘摇欲坠,她闹独立的时候,解决危机到最后还是靠的陆沉渊托底。

    他隐藏的这么好,如果不是她今晚看到这些,恐怕永远不会知道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